移動應用下載 | 醫院信箱 |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 正文

返回目錄
媒體聚焦

驚心!這個病得到治療者不足一成 致死率增幅卻居慢病之首
30歲小伙打籃球時突然暈倒送醫,最后還做了腎移植 12男孩疝氣術前發現腎功能衰竭,不得不一邊上學一邊透析

瀏覽次數:


本報記者 何黎 張冰清 吳朝香 楊子宸 通訊員 魏純淳 胡梟峰 王雪飛 宋黎勝

ew.jpg



  “我接診過最小的腎臟病人只有14歲,還有一位病人,之前一直好好的,打籃球時突然暈倒,檢查發現已經是尿毒癥期了。所以,腎臟病一直被稱為‘沉默的殺手’。”浙江省人民醫院腎臟病科李一文主任說。

  今天是世界腎臟病日,今年的主題是“人人可享,處處可及,從預防到診治”。李一文主任強調,“腎臟病一旦發展到尿毒癥期就是不可逆,還會讓患者背負上沉重的經濟負擔,所以一定要早診治,早預防。”

  還在打籃球

  病已到晚期

  李一文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30歲左右的男性患者。

  “他是部隊轉業的,身體平時很好,沒有基礎疾病,有一天上午打籃球時,突然暈倒,送醫。檢查結果出來,他的肌酐值有2000多,正常人的標準是70到133。”

  李一文記得,這位病人最后做的是腎移植。“他被發現時,已經是尿毒癥期。”

  李一文說,腎臟疾病有一個特點,就是平時沒什么癥狀,所以導致很多患者被送到醫院時,就像這位男患者一樣,已經比較嚴重了。“發展到尿毒癥期,需要血透,甚至腎臟移植。”

  “少數患者在生活中會出現眼瞼、腿腳浮腫、血尿、解尿時發現尿中泡沫增多且不易消失等情況,還有的人平時睡眠挺好,突然之間出現夜尿頻繁,比如一晚上要去廁所兩三次。這些都要引起重視,可以及早去醫院檢查。”

  正是因為這種隱匿性,所以李一文一再強調,普通人日常在體檢時,一定要注重腎臟疾病的排查。

  “一般的尿檢都能發現端倪。”

  男孩疝氣手術

  意外發現腎功能衰竭

  疫情期間,大多數孩子都居家學習,很少外出。但杭州12歲的小軍(化名)依然一周跑3趟醫院,風雨無阻。因為他是一名慢性腎炎患兒,全靠血液透析維持腎臟功能。

  一年多前,小軍的腹股溝部位出現硬硬的腫塊,父母帶他到浙大兒院就診,最終確診為腹股溝斜疝,并預約了手術。

  術前需要做一系列常規檢查,檢查到腎功能時,他的血肌酐指標嚇壞了醫生——600多umol/L,高出了正常值10倍以上,進一步檢查后被確診為慢性腎炎。

  毛建華教授說,血肌酐是判斷腎功能的重要指標,這么高的肌酐數值意味著他的腎功能嚴重衰竭,而且已經處于終末期。

  小軍的父母聽完醫生的解釋,一時間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兒子平時看起來好好的,怎么會腎功能衰竭?但隨著醫生進一步問診,他們才發現自己忽視了很多蛛絲馬跡。

  小軍偶爾頭疼,這是因為他血壓偏高;個子沒有同齡人高,還存在骨質疏松和骨質軟化;面色比較白,有一點貧血;日常尿量也偏少……

  毛建華教授說,這些都是腎功能衰竭后導致的一系列并發癥,但家長以為是生長發育中的正常情況,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兒童慢性腎病的蛛絲馬跡需要我們仔細去觀察,才能發現。所以平時家長要多觀察孩子的尿量是否減少、尿色顏色是否正常。如出現尿液紅,或深灰色、可樂樣顏色、茶葉水樣顏色的尿液,需要警惕,并及時就醫。

  疫情下

  保衛新冠肺炎患者的腎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之江院區隔離病房ICU,搶救新冠肺炎危重病人最重要的設備之一——CRRT(連續性腎臟替代治療)機器,和ECMO(體外人工膜肺)機器并排佇立著。

  “當危重病人需要腎臟替代治療的時候,我們必須沖在最前面,義不容辭。”年輕醫生王旭亮,已在此逆行四十多天。他的使命是:守護好患者的腎。

  保衛好新冠肺炎患者的腎,有多重要?

  “對于本來就患有慢性腎臟病的患者來說,染病后極易出現病情惡化,出現重癥肺炎甚至死亡。而同時,新冠肺炎六成以上病人出現蛋白尿,急性腎損傷又是新冠肺炎的重要并發癥之一。”浙大一院腎臟病中心主任、中華醫學會腎臟病學分會主任委員陳江華教授說。

  因此疫情初起之時,陳江華教授即在第一時間組織起中華醫學會腎臟病學分會的全國專家,編寫、發布了多項專家共識和防控建議。“新冠肺炎患者到后期容易引發腎功能衰竭,或遭遇炎癥因子風暴。我們第一時間推出特殊血液凈化治療技術在新冠肺炎重癥應用的最佳公式,建議在患者有重癥傾向時,特別是發生一定腎臟損害時,積極采用高通量的CRRT,這一做法被納入了國家第六版第七版診療方案。”

  正是在這些思路的指導下,王旭亮與數十位腎臟病中心同事進入浙江戰疫主戰場——浙大一院之江院區,協同其他多學科一起奮戰,筑牢零死亡防線。

  在這片戰場上,他們遇到數位腎功能不全患者,更有一位血透患者。“這是位中年男性患者,因尿毒癥已進行了數年血透,是我們的重點關注對象之一。目前他的新冠病毒檢測已轉陰,各項病情也趨穩定,但也會有反復,所以還要繼續監測。”王旭亮說,“我們也會繼續堅守到這些患者全部康復為止。”

  幸運的是,浙大一院腎臟病中心的數千位血透患者,沒有一例被感染。

 


山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