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差事对咱来说可是美差,你想想看,还有比咱这儿更安全的地方?”

“每天就走个流程,装装样子,该吃吃该喝喝,还有补贴拿,这是咱阁主照顾咱呢。”

那小一些的岗哨听完后,一脸感激道,“要说咱阁主,那真是独一份儿,这辈子能跟着他是咱的荣幸。”

“对了哥,咱这不是还有个奖惩条令嘛,如果有人袭扰矿脉,亲自俘获或者击杀,都有一大笔奖励,够咱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稍大些的岗哨听完后嗤笑道,“想什么呢,那份奖惩条令也就是做做样子。”

“你想想看,就咱这个阵仗,谁吃饱了撑着跑这儿来作死?”

“这做人啊,还是得踏踏实实的,别去相信天上掉馅儿饼的事.......”

话说到一半,那岗哨突然愣住,瞪着两个眼珠子望着一个方向,就跟中邪了似得。

“哥,你怎么了?”

小岗哨疑惑道。

大岗哨咕噜一声咽了口唾沫,瞪着一个方向道,“馅儿饼来了。”

小岗哨不明就里,扭头一看,当他看将不远处,走来两个模糊的人影时,顿时两眼放光,“卧槽,还真是馅儿饼!”

“你小声点儿,咱一人一个,可不能被人给抢了,抄家伙,上!”

两名岗哨就像是看见两坨金元宝一般,从后腰抽出家伙就朝着前边那两个人冲去。

“站住,干什么的!”

这时候,恰好路过一对巡逻的卫队,人数约莫二十来个,也同时发现了那两个人影。

“草,这是我们先发现的!”

两名岗哨一下急眼了,连忙上去理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