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原沉独自驱车前往半山会馆的同时,另一边,苏潋接到了原沉的命令也带着人往那边赶去。

苏潋一边开车,一边分神用蓝牙拨号,11位的电话号很快呈现在显示屏上,但等到屏幕自动熄屏时也没拨出去。

如此反复了许多次,苏潋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咬咬牙拨了出去。

几乎是下一秒,对方就应答下来:“喂,苏苏。”

苏潋英俊的剑眉平白抖了抖,他皱着眉,嫌弃的意味很浓,“……卓桦,你能别叫我跟叫你家里的男娼似的吗?我嫌恶心。”

卓桦的语气十分轻松无辜,“您老人家那天早上甩手就走,我屁都没敢放一个,在你眼前消失。今天你好不容易主动给我电话,我叫得亲一点还不让,咱俩可是光屁股长大的交情。”

“……”苏潋一侧再次陷入了寂静。

“行吧,不说就不说,别不高兴。找我有什么要紧事?”

“你在许家。”苏潋的话几乎不带有什么疑问的语气,带着肯定。

电话的另一边沉默了一会儿,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是。”

苏潋长长地叹了口气,“你能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那边又静了一会儿,似乎在斟酌着下一句话应该开出的价码,再开口时又是卓桦一如既往不正经的语气,“凭什么啊?你自己说的,懒得见我,也懒得跟我说话。”

苏潋问:“那你要怎样?”

“答应我一个条件,这条件我没想好,我们以后再说。”这个要求提的很无理,甚至是有些刁难的意味。

“卓桦!你的条件过分了,你以后要我自杀我也干?”苏潋有些气怒,他鲜少有这种情绪。

卓桦的语气委婉了不少,带着一丝诱惑,“放心,我怎么敢。我保证不威胁你的生命,也不会危害你身边的人,怎么样?”

苏潋此时忙着知道许棠的下落,只得割地赔款,迅速答应。

卓桦心情十分不错,从声音里都能听出这人盎然的笑意,“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问吧。”

“许棠是不是被带去了许家?”

卓桦愣了一下,怎么猜到的?原沉知道了吗?

“我只能说,许棠确实在许家。”

“活着?受伤了吗?”

卓桦却不打算继续回答,“这是第二个问题。”

“……”苏潋再次提醒他,“许棠不也是你的朋友吗?”

卓桦听了只是轻笑了一声,意味不明地卖弄了一句,“严格意义上说,他并不是我朋友。”他是我老板,但后面这句话,卓桦没有说。

苏潋冷笑,“卓桦,你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言毕就挂断了电话。

半山会馆里,站在二楼楼梯上眺望下边的卓桦看着显示通话已挂断的手机屏幕,笑了笑,哪来这么大的气啊。

卓桦顺手编了一条短信发给许棠,告知了苏潋的问话。

许棠本来今晚也是要坦白的,应该问题不大。

自家老大的问题解决了,可自己的问题还没个头绪。

苏潋这人——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卓桦心情不错地把手中的手机抛了抛,这位卓家公子的唇角有些翘,刚才短时间的尖刻阴险仿佛从不存在,一抬手又是一副风流的公子相。

一声轻笑轻柔缱绻地出口,飘散在空气里。

“小潋,你跑不掉的。”

……

宴会即将开场,正厅里灯火辉煌,人影交错,来客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交流着相关信息与经济动态。

在大厅里的紫檀木时钟指针即将指向整点时,大厅的正门突然再次打开。

本来一直把焦点停留在宴会厅内部的人们立刻把关注点投向了这位踩着点来的不速之客上。

宴会已经开场,中途客到一般显得突兀又不礼貌,今日来的这些家族的掌事者无人敢犯这个忌讳。

此人出现在正厅里的时候,宴会厅骤然变得嘈杂起来。

这人厅里绝大部分人都认识,s市原家新一代的掌权者,原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