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看着易老担忧的脸色,轻笑,“别担心,这些伤势只若寻常,我自己就能慢慢恢复的。”

“这么些年,我成长得很强。”

久别重逢,一个弟子终归是想要向师父炫耀几分的。

“看来公子只是打算唬住太虚宫的各个道祖。”依依道。

萧逸点了点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样亏本的买卖我可不做。”

“且而今确实不是大动干戈的时候。”

“长远来看,对比太虚宫和虚族,我而今确实更担心那邪神。”

萧逸眯了眯眼,“等邪神危机解决,以后我有的是时间找他们算账。”

“当然,如果易老想提前算账,我也不介意等我恢复伤势后就踏上太虚宫。”

孰料,易老却是连连摇头,“不必,此事,就这样算了。”

萧逸皱眉,虽疑惑,却也不多说些什么。

身旁,依依疑惑问道,“我倒是疑惑,太虚宫实力底蕴之强横,竟这么容易服软。”

“确实如天罚道祖所说,即便我们能屠了太虚宫,恐怕也要付出极大代价,最轻都是血炎界元气大伤。”

“还有就是…”依依微微歪头,“按理说,他们应该能猜到公子以后定会报复,对比而今放公子走,等公子恢复全盛再去寻他们麻烦,他们今日就拼个彻底似乎是更合理的选择。”

萧逸闻言,轻笑。

自从邪神祸患诞生以来,萧逸屡屡露出自己的担心、无力和苦恼后,依依也渐渐开始下意识地思索这些事情,希望能替萧逸分忧,希望能让萧逸的皱眉少去几分。

若是放了以前,萧逸事事能自己解决,依依恐怕就只一心放到照顾萧逸身上,而今也该只会问一句‘公子今晚想吃什么?’。

萧逸轻笑回答道,“毕竟未真正到山穷水尽,不死不休的地步,太虚宫自会选择的。”

“自混沌以来,无尽岁月,连七大天域都各有动荡,老天帝尚且只剩两位。”

“而太虚宫,却是一直无损,十二道祖也活得好好的。”

“你便可想而知,起码在选择这件事上,十二道祖是聪明的。”

“要么,他们有绝对的把握留我、杀我;要么,就是他们有绝对的把握不惧我。”

“否则,他们绝不会愿意对我下死手,以致全面开战。”

“而今,显然一切都还有余地,他们只要不拦我,那么后续的事情还是能很好的解决,取决于他们太虚宫付出多大的代价罢了。”

依依恍然,“太虚宫的十二道祖怕死。”

“算是。”萧逸轻笑,“但我更愿意认为他们,足够的谨慎。”

萧逸蓦地脸色一正,“而今只有一件事最是迫在眉睫。”

“等我恢复伤势后,必须尽快闭关,冲击帝境九重。”

上次离开炎龙洞后,那位的话,始终萦绕在他心头,让他极度不安。

传说中的境界,帝境十重,所谓的半神。

连那位都是不是帝境十重,同时,这是各大天帝漫长岁月来一直苦苦追索寻求突破而不得的境界。

这邪神,到底强到了何等地步?

对萧逸而言,而今,起码要突破极限之门,踏入帝境九重,他才算能安心下来。

无论是为了易老,八位总殿主,还有依依,这一切他所珍视的人,抑或所谓的这片虚空之安宁,他都必须踏入帝境九重。

那是他唯一有机会抗衡邪神的底气。

……

一路穿梭,至归血炎界。

界主府,内府中。

庭院处,萧逸盘膝而坐,先行疗伤。

不远处,依依和易老替萧逸护法着,即便这显然不需要,但二人还是牢牢守护着萧逸。

萧逸而今只是在疗伤,并非参悟闭关,故而倒也无需保持安静,免受打扰。

“易老。”依依行了一礼。

“我见过你。”易老看着依依,会心一笑,是长辈的慈祥笑容,也是如见儿媳般的满意笑容。

“易老见过我?”依依疑惑问道。

易老点了点头,“当年我还睡在冰棺里,你和逸儿来拜我…不…”

易老讪笑一声,“准确来说,是逸儿带着你来见我。”

“我看似沉睡不醒,生机全无,如若死人,实则我始终保持着最后一分心神,还是能听到你们说话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