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区区只是一道遗留的力量而已,焉敢逆天?还是给朕彻底的湮灭吧,在朕的面前,仅仅凭着一股力量,救不了她,更翻不了天。”天外的那位生灵再次出言,言语中满是杀意,说话间,他立刻就要出手,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可怕的力量蔓延的出现,直接惊住了他,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全然动不了了,整个人如同中了定身咒一般。

“时光···时光凝固,那个人的力量居然还未散尽!”天外的那位生灵心中狂震,他很是愤怒,但是却没有办法,他试过了,根本撼动不了,也就是说,如今的他,只能在一旁干看着。

此刻,同样动不了的,还有冷幽幽以及那亿万鸿蒙世界一方的修者,他们也是如今,刚刚就在天外的那位修者意欲出手的时候,她还曾打算去抵挡呢,结果,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不过,冷幽幽他们的情况,与天外的那位生灵的情况不同,天外的那位生灵完全是单纯的被压制了,被禁锢的动不了,但是冷幽幽他们却不是这样,此刻的他们感受到的是一种仿佛被万古时光给隔开了感觉,仿佛自己一瞬间被排挤除了无尽的时光,仿佛成为了局外人。

万古时光、无尽的岁月波澜,从自己的眼前匆匆而过,而自己却丝毫插手不了,就像是一个时光的过客一般,只能看,却根本插手不了其中的事情。

“羽皇这是在干扰时光吗?他···这是做什么?”冷幽幽轻声低语,心中很是不解,她知道如今的一切都是羽皇留下的手段造成的,但是她不清楚,羽皇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因为,此刻的她,虽然在四周感受到了岁月在变迁,时光在流动,但是那并不是在回溯时光,并不是在回溯到梦华胥还活着的时候,从而救下她,眼前的情况,根本不是这样的。

“哗哗!”

“哗啦!”

···

突兀的,就在这时,就在冷幽幽心中疑惑不解的时候,异变再起,随着一阵时光的风涟出现,一瞬间,就在梦华胥刚刚消失的那个位置的上空,岁月交织,光阴轻慢,有一截虚幻的时光的长河出现,浪花席卷间,倒映千古万世,更有无尽宇界在其中流转,恍然间,给人一种错觉,像是无数古之大界要逆流时光长河现世,无尽的沧桑故意与界气扑面而来。

如此的画面,持续的时间很短,只是一闪即逝,最终,画面定格,在那虚幻的时光长河之中显化出一幅,一副无比朦胧与模糊的画面,像是有无尽的时空与古史横亘在那里,遮蔽了其中的一切,看不清其中的天地,亦看不清其中的人与物。

同时,也就是这一刻,就在那副画面定格显化的那一刻,其中有幽幽的声音响起,飘过千秋万古的时光,悠悠传来,虽然其中的画面模糊,但是其中传来的话音却是无比的清晰,那是一对男女的声音,是他们对话的声音:

“红尘万道,浮世三千,这芸芸世界之中有大道无数、奥义万千,不知道,你想修习哪一道。”最先说话的是一位男子,听声音很是年轻,但是言语中,却是透着无尽的沧桑。

“梦道。”那位女子回答,声音很是好听。

“梦道?你想修炼梦道。”男子有些诧异。

“没错,万丈红尘,虽有无尽大道,但是,我只想修一场梦。”

“为何?”

“因为,梦,很美,而且···梦中,有无限可能,”

男子沉默了一会,声音再次响起,言语中透着些许的感慨,道:“倒也是。经年如大梦一场,梦中繁华璀璨,人世万千,如能相遇故人,应是一番别样的喜悦与幸事,不错,梦道确实不错,梦道一途,无限广大,正所谓梦境无度,幻梦无终,若是他朝修炼有成,身融千秋万古,一梦贯穿古往今来,可称绝世,更可凝千秋万古梦道之身,与世同存。只是···若是有朝一日,你发现,自己如今所处的世间,只是来世的一场梦,你···是否愿意长梦不醒?”

“愿意,现实也罢,梦中也罢,只要有你,只要梦中有你就好。”

“可是,梦终究只是梦,或许很美,却太梦幻,不真实,若是太过沉溺其中,更是会执念成灰···”

···

说到这里,这场对话突兀的停止了,消失了,同时,那副朦胧的画面以及虚幻的时光长河等,也消失了,这些话音,本就是

无数岁月的声音,但是如今,却是旧事重演,在时光长河的干扰下,传响在当世之中。

下方,鸿蒙世界之中的一种修者,皆是满脸的惊疑,神色很是怪异,因为他们从声音中,他们听出了对方的身份,那正是羽皇与梦华胥的声音,只是,他们不解的是,如今的这是什么情况,那声音,那对话明显不是当世之中的,难道是前世?

“不错意外,那对话的双方,应该就是羽皇和华胥的前世,只是···如今这是什么情况?”冷幽幽也很是茫然,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羽皇弄出来的,但是,却参不透他这么做的用意,还有他提及到的梦与执念,以及所说红尘是来生的一场梦等等,她完全不明白,一头雾水。

“嗡嗡!”

突兀的,就在冷幽幽满心不解的时候,梦华胥的那些原本漂浮在空中的本源之光,倏然齐齐颤动了起来,更为琉璃般的梦道之光浮现,紧随其后,有一道带着茫然与不确定的呢喃声,缓缓地自天地间,传了过来:“梦?红尘之梦?无穷岁月间,我一直是···在自己的梦里吗?”

“嗯?”冷幽幽眸中发光,满眼的诧异与惊喜之色,因为刚刚的那道呢喃声,正是梦华胥的声音,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道声音不是从时光中传来的,而是从当世之中传出来的,难道梦华胥复活了?

没有给冷幽幽多余的时间思考,很快,又一道让她惊喜的声音,倏然响了起来,那是羽皇的声音,是从那道特殊的本源之光之中,传出来的:“是啊,华胥,无穷岁月间,你一直是在梦里,曾经,我说过会来寻你,如今我来了,这一世,繁华璀璨,烟霞万千,我在红尘中等你归来,所以华胥,你,该醒来了。”

言罢,羽皇的声音瞬间消失了,不过,也就是这一刻,有一股时光之力,自那道特殊的本源之光之中爆发而出,化为亿万时光光点,飞散四方,最终各自融入了梦华胥的本源所化作的那些本源之光之中。

紧接着,异变出现,随着那些时光光点的融入,那些本源之光之上浮生幻化,很快,但见一方方红尘世界,纷纷在时光之力的推动下,在那一道道本源之光之上开始流转浮现了起来与此同时更有一句句深情万古的低语声,相继自那一道道本源之光之上浮现的世界之中,传了出来:

“三生眷恋,始于黄泉,悠悠长度,此生不负

很多很多年后,我依然会喜欢你,就像日悬于空,月明于夜,任凭岁月流转,初衷不改。”

“不老树下,彼岸花开,幽幽魂在,念你如来。

很久很久之后,我依然会爱着你,就像三途河畔,雪风树下,苦手的老叟,从少年青华,到白首程翁。”

“日月乱转,星辰漫天,星河浩瀚,却不及你眉眼之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